霍邱尿毒症女孩渴望重生

首页

2018-12-10

我叫徐永梅,家住安徽省六安市霍邱县邵岗乡尧塘村!我和我的父母都是普普通通的农村人,以种地为生。

12岁时不幸得了类风湿,上学时因身体不能自理,被迫辍学。

父母为我四处求医10年,终于感动上天,22岁那年在常州中医院,这折磨了我多年的病总算治好了。 原本以为以为病治好了以后可以挣钱孝敬父母,报答社会。 可命运又再次跟我开了一个玩笑,2016年在霍邱县医院检查出来我“尿毒症”医生说需要透析,不做的话会威胁到我的生命,这对我来说无疑是五雷轰顶,对我家人来说更是雪上加霜。

因为县医院没有做透析相关设备,我又只能转到合肥安医治疗,从此我便和透析管相依为命。 我经常独自一人想着这些痛苦的事情,哭笑,麻木,痛恨,我问老天,为什么命运这般捉弄我?我甚至不止一次想放弃治疗,但每每想到我的父母、孩子,我只能咬牙坚持,乐观坚强的一面面对这一切。

为了减轻父母的负担,我骑着三轮车来回38公里去取透析液药,每天一包2000ml的腹透水维持着我的生命,每隔4小时就要从我的腹部流出,然后在装置一袋2000升的药水,一天4-5次,这样才能将身体里的毒素排出来,循环往复,每天如此。

尿毒症是一种可怕的慢性疾病,随着透析时间的增加会导致没有小便,但又不能喝水,并发症也会接踵而至,引发身体一系列的肾性高血压、肾性骨病、肾性贫血等疾病,不得不加服昂贵的进口药进行治疗。

随着年龄增长,身体机能下降。 经常出现脸部、双腿水肿严重现象。 现在透析不充分导致身体其它机能下降和女性正常生理机能,后期抵抗力下降怕引起腹膜炎各种并发症肾性骨痛、甲状腺等等。

医生多次建议有条件早点进行肾移植,不要错过最佳移植状态和时间。

可我的实际家庭状况让我怯步,从小患类风湿多年,现在又患尿毒症3年,我的父母、亲戚朋友都为我想尽了办法,现在也都山穷水尽,无力支撑,我也已经精疲力尽,加上父母也常年患类风湿不能干重活,全家所有重担压在年迈的务农老父亲身上。

亲爱的朋友们几年来我才攒足了勇气向大家求助,忘社会各界人士伸出温暖之手帮助我!我真的想好好活下去!千言万语汇成感谢!感谢你让我看到明天!。